您当前位置:广州毒品辩护律师网 >> 刑事资讯 >> 浏览文章

“山东莱芜杀医案”二审开庭 被告情绪激动坐地拒退庭

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来源:刑事资讯

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发自济南

5月9日14点,“莱芜杀医案”二审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济南市莱芜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庭审主要围绕3个问题展开,即陈建利是否为蓄谋杀人、陈建利行凶与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的行为是否有关系、一审量刑是否适当。庭审持续了约一个半小时,陈建利在庭上情绪较为激动,退庭时,他称自己还有话说,抗拒被法警带离,甚至坐到地上,最终被拖出法庭。本案未当庭宣判开庭前法庭外

记者参与旁听受阻 被害人家属迟到未能进入

5月9日13点左右,津云记者来到莱芜区法院门口,准备参与旁听,但在查验身份证后,法院拒绝了记者参加旁听的要求,经过激烈的交涉,津云记者在开庭半小时后得以进入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共设置了8排座椅的旁听席,参与旁听的人员有公安人员和医务工作者,记者与法院交涉期间还遇到了被害人李宝华的3位亲属,但他们因迟到未能进入庭审现场。

辩护律师: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至今未受任何惩罚 显失公平

陈建利的辩护律师认为,陈建利最后砍杀李宝华医生的行为与此前8个月的时间里,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的所作所为存在逻辑关系,不应将杀人的行为与此前8个月发生的事件割裂开来。

陈建利的第一辩护人表示,如果孩子死后院方能及时出面说明救治过程和死因、对家属进行安抚,如果新兴派出所不以处理打砸医院事件作为处理患儿死亡的前提条件,如果在谈赔偿时莱钢医院不采取拖延的暧昧不明的态度,如果陈建利能够领回孩子的遗体,“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哪怕有一个环节做好了,也不会出现最后的惨剧。”陈建利的第一辩护人说。

陈建利的第二辩护人提到,从事发至今,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的相关人员没有受到行政层面或纪律层面的任何处罚,他认为将所有后果由陈建利一人承担,这显失公平。

公诉方:建议维持原判

公诉方认为,一审的种种证据和陈建利自己的口供可以充分证明陈建利是蓄谋杀害李宝华医生的,在女儿死亡后,陈建利没有做到用理性的方法寻求问题的解决,反而以杀害救治其女儿的医生的方法泄愤。对于陈建利提出的他具有自首情节,现场主动要求护士打电话的情况,公诉方认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陈建利所说属实,现场证人证言仅可证明陈建利阻挠他人对李宝华施救,公诉方同时认为,陈建利之所以一直待在现场没有逃离,是因为他当时已被层层围住,无法逃脱,而非主动等待警察到来。

公诉方认为陈建利主观恶性大,手段残忍,建议法庭二审维持原判。

被害人亲属的诉讼代理人同样认为陈建利是蓄意杀害李宝华的,一审量刑适当。针对陈建利辩称的“带刀去找李宝华是为了吓唬他,让医院引起重视”,诉讼代理人当庭提问陈建利为何当日特意给刀开刃,陈建利答:“因为老板说免费开刃。”诉讼代理人问:“是不是刀不够快才开刃。”陈建利答:“是。”诉讼代理人表示,陈建利第一刀就砍在了李宝华的头部,杀人的意图从一开始就显现了。

但记者也注意到,公诉方在庭审过程中提到,事发后8个月的时间里,陈建利除最后一次行凶外,此前并未去找过李宝华医生

陈建利质疑部分证据真实性 反复强调“事出有因”

庭审当日,陈建利穿着浅灰色的上衣、深灰色的裤子和运动鞋,戴着手铐和脚镣背对旁听席,坐在法庭中间。

记者进入庭审现场时,陈建利正在向法官陈述他质疑一审一份证据的真实性,陈建利表示他和妻子并没有去过法庭提到的那个地方,也没有在那里签署过文书,他认为这份证据不真实。

整个庭审过程中,陈建利有约3次发言机会,每次获得发言机会时,陈建利都试图将整个事发过程叙述一遍,在被审判长提醒要尽量简要陈述后,陈建利回答他不知道该如何简要陈述,他就是想把整个经过都说清楚。

庭审最后,审判长要求陈建利做陈述,陈建利起立后问审判长“是不是陈述完庭审就结束了”,在审判长的要求下,陈建利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纸质陈述材料,陈述中,他先向李宝华的家人表示了忏悔,但后面再次提到,如果没有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的所作所为,事情不会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从始至终,陈建利一直在强调两件事,即他不是蓄谋杀人,他去找李宝华是因为他不认识院长,但李宝华认识,以及他所做的一切都与新兴派出所和莱钢医院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的所作所为有关系。陈建利说,事发前他是一个本分农民,从未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

庭审后半段,陈建利的情绪明显激动起来,在公诉人提到陈建利打砸医生办公室时,陈建利对着话筒发出了一声“唉”,在审判长示意陈建利不要打断公诉人发言后,公诉人得以继续发言。在陈建利第二次发言时,审判长要求陈建利先平复一下情绪再做发言。最后陈述完成后,陈建利拒绝离开法庭,他向审判长表示他还有事没说清楚,他还有证人,审判长表示陈建利可以将补充材料以书面形式递交,但陈建利执意要求审判长继续听他陈述。在法警带走陈建利的过程中,陈建利始终在挣扎,并用方言大声喊话,最终甚至坐到了地上,抗拒离开法庭,后被法警强行带离。

陈建利的母亲见到了押送陈建利的囚车后情绪失控,中间穿黑白格坎肩的老太太就是陈建利的母亲

本案未当庭宣判。

广州刑事律师网

Copyright 2014-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电话: 手机:
地址;

咨询电话

律师:139 00000000